文字 背景 字号      
我 所 经 历 的 中 国 足 球

上传日期:2017-08-12 作者:

【宣传片】
他上课,他下课,他在风雨中走过,见证了中国足球酸甜苦辣的岁月。
他在梦想中穿行,期待着“皇马”曼联梦幻般悸动的激情。
不一样的徐根宝讲述不一样的中国足球背后的故事。

【短片】
“徐根宝很有个性”。
“他是老一代教练的代表”。
“他这个人以前带足球队带得问题蛮大的”。
“徐根宝是个好教练,可惜了。”“为什么?”“ 他带小孩,徐根宝带小孩,带十年以后,又怎么样呢?徐根宝老都老了”。

【Winter】:看清眼前的,关注背后的。欢迎您跟Winter一起走进《背后的故事》。今年8月,西班牙足球劲旅皇家马德里队携六大国际球星来到中国,掀起了一股“皇马”旋风。他们的风光,对每一个喜欢足球的中国人来讲,多少都是一种刺激。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一支像人家一样的国际一流的球队?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有自己的罗纳尔多、贝克汉姆和齐达内这样的国际一流球星?
在中国足坛有一个人一直都有这样的梦想,在上海崇明岛,他的足球训练基地里,他跟他的娃娃们现在正在努力。他是徐根宝,中国足坛一个很有个性,也颇有争议的足球教练,我们有请徐指导。
徐指导,您在带足球队比赛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忌讳,就是非常忌讳女同胞坐您的队员的车。我想请问您,有没有此事?
【徐根宝】:这都是传说,根本没这回事。去年到你们湖南,我带上海申花足球队来比赛,在长沙机场下了飞机以后,上海有一个女记者,她不敢上车,我还主动把她叫上来,我们一起开车到了湘潭。我在广州松日足球队当教练的时候,有些女同志也上了我们的车。不让女同志坐车是他们的传说,我从来没有这样。
【Winter】:这次“皇马”足球队到中国来,您都看了吧!
【徐根宝】:我看了。“皇马”这次到中国来,实际上是反映出足球在市场经济中的价值。“皇马”的老板是很有经济头脑的,因为现在欧洲的足球市场搞来搞去就这么四大联赛,“皇马”趁比赛间歇时间到中国,到日本。前期不是贝克汉姆还在亚洲转了一圈吗?实际上这是经济行为,球员也有价值,你用这么高的价格买回来,你不通过他去把这个钱挣回来,那个老板是划不来的。所以“皇马”到亚洲此行,赚了这么多钱,我看“皇马”是成功的。
【Winter】:这六大球星里头,你最喜欢的谁?贝克汉姆吗?
【徐根宝】:我没喜欢的。我只是认为他们的老板很会利用球星的价值,我只是认为他们的操作成功。
【Winter】:您好像也操作了一个事,就是在上海成立了一个“根宝足球训练基地”。据说挑选球员的时候,也是努力地向市场经济这方面靠拢。
【徐根宝】:中国没有球星,足球是很难上去的。所以我当时到北京让当时的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给我的足球基地题词:“足球明星的摇篮,走向世界的希望”。所以我在我的足球基地里,要求我们的小球员,第一,人品要好,第二,我说球技要好,我说,还有一个要好,长得要好。
就像现在的贝克汉姆,按球技来说,他不是最好的,但是崇拜他的人这么多,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他很潇洒,尤其现在追星族多,不光男的,女的更多。那么我要求队员,你们球技好,长得再好,给足球市场带来更多的效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球技好,不是长相好。
我记得三年前,丹丹你采访我的时候。
【Winter】:对。
【徐根宝】:当时丹丹很年轻,现在也很年轻。现在丹丹比那时候气质好,长相也好,瘦了。
【Winter】:谢谢。
【徐根宝】:当时我就说了句话,他们说主持人主要是漂亮,我说,主持人要漂亮的话,全是漂亮小姐上来。我说主持人主要是要求内在的素质,在这个前提下,长得又好,也好。所以,我说丹丹能成功。
像我们这个年龄,已经是知天命的年龄了,所谓知天命就是实践经验多了,看得也多,像我们尤其看足球队员看得多,现在看小队员,从几百个小队员当中挑出来的,当然要看他技术的感觉,看他的灵感怎么样?包括看他的面相怎么样?面相也要看的,看看看,也悟出些道理来了嘛。
【Winter】:听说你那个基地的球队的名字都取得特别大,都跟国际接轨。
【徐根宝】:我们刚成立的时候,一共五个球队,90多号人。因为每个队的风格不一样,有一帮技术差一点,拼劲足,我们最小的一批技术最好,还有一批脚下功夫也挺好的,所以就分别叫“巴西队”、“西班牙队”、“ 英格兰队”。
还有一个队技术并不好,但作风比较硬朗,我们叫他们“德国队”,他们不干,他们说:“我们不是德国队,我们是法国队”。
讲完没多长时间,不是世界杯嘛,法国队小组赛就被淘汰了。
【Winter】:那我们就一块儿来看看徐指导的“巴西队”、“法国队”,还有“英格兰队”……

【短 片】
在远离上海市区的崇明岛上,这片宁静的地方,就是徐根宝苦心经营的“根宝足球训练基地”。在这里,徐根宝每天和他千挑万选出来的小球员一起闻鸡起舞,卧薪尝胆。
在基地的醒目位置有十级台阶,徐根宝经常要到这里走一走,因为这里寄托着他的梦想,用十年的时间“缔造中国的曼联”,培养中国的世界球星。

【Winter】:这是哪个队呀?“巴西”?
【徐根宝】:这个是“西班牙队”嘛。
【Winter】:今天现场来了很多球迷挑战徐指导,我们来个现场的颠球比赛,好不好?
【徐根宝】:我现在颠球不熟练了,你们颠吧!
【Winter】:我们给他数数好不好?怎么样?徐指导,这球颠的……
【徐根宝】:颠得挺好。停住,我指挥他,停住。 
先到脚上,到头上。我指导他一下。
我教他一个动作吧!你来。
【Winter】:哎哟,直接就上头了。
【徐根宝】:哎,不错。
【Winter】:我来踢?不行,不行。
【徐根宝】:挺好,颠球的样子挺好。
【Winter】:谢谢你们。
您踢球的时候是不是也跟他们差不多大?
【徐根宝】:我踢球的时候是在里弄里,在上海的弄堂里踢球。那时候也没有年龄限制的,我跟大的球员一起踢,开始是给他们拎包,拎鞋的,超级替补。
在上海报考少年体校的时候,足球队没录取我,把我录取到排球队去了。练了半年以后,一次偶然机会,因为我还是喜欢踢足球,我就跟着少体校足球队,在比赛场上我就颠球,玩球。当时我们少体校的林耀清教练,就是现在上海女足的林志桦的爸爸,
他说:“哎,你喜欢踢球啊!踢得挺好的,你是什么队的?”
我说:“我是排球队的”。
他说:“你到我们足球队来踢球”。
我说:“上次考过足球队,你没要我”。
他说:“你再来一次。”第二天我去了,我高兴坏了,结果我被少体校足球队录取了。我到少体校踢球以后,上海成立了四个少年足球队,结果上海四个少年队都没要我。正好这个时候,南京部队的足球队来招生,兵役制,当兵,我就到南京部队足球队去了,没有一年就踢上主力。我1965年到“八一”足球队打第二届全运会,就被选上了国家足球队。
【Winter】:我这儿有一张照片,摄像师推一个镜头,当时是周总理接见你们。
【徐根宝】:对。这是1972年,我们跟阿尔巴尼亚足球队比赛,那场比赛是我当队长,比赛完以后,总理接见我们,照下了这张很珍贵的照片,我印象比较深。因为周总理1972那时候,身体已经有病了,但是接见我们的时候,还是很亲切的。
【Winter】:当时有没有跟你们说什么?
【徐根宝】:跟我说了一句:“你们踢得很好!”就这么一句话。
我跟戚务生、高丰文是一批的。1972年,容志行来了,迟尚斌来了。我跟容志行踢的是一条线,他踢左边锋,我踢左后卫。我叫他往里面走,我就插上去。
【Winter】:配合得很好。
【徐根宝】:我说,在禁区里你拿球过,因为容志行在禁区里威胁大。在中场附近,你过,你没有速度的优势,你往里走,我往前插,因为我有速度,我可以插上。
【Winter】:你们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现在看来闹笑话的事。
【徐根宝】:笑话是很多。实际上我们当运动员的时候,有时候也要违反纪律的,球队不让打牌,有时候我们就偷偷地打牌。打牌的时候,还要看看教练有没有来。教练一敲门,马上牌要放到什么地方都要准备好的。
教练检查时,肯定是先在外面听听,里面很安静,也没讲话声,光听到甩牌的声音,敲门敲进去以后,“哗啦”一下子,队员们都很安静地坐在那儿,一进来,你们在干什么?大家都不讲话,枕头下一看,一副牌在那里。
【Winter】:在你们那个年代球员退役,一般是怎么安排呢?
【徐根宝】:像容志行退役以后当领导,因为他是球星。
【Winter】:您是1975年挂靴退役。
【徐根宝】:对。
【Winter】:我让现场的朋友猜一猜?当时退役之后,徐指导第一年干什么去了?当领导了?还是干什么了?
【观众甲】:徐指导1975年退役之后,大概30出头,应该去结婚了吧?
【徐根宝】:(点头笑)那我结婚,不工作了。
【观众乙】:不是去打排球去了吧?
【徐根宝】:(摇头)怎么我又回到排球队了?那时候袁伟民当女排教练,哪有人要我?
【观众丙】:经商去了,可能做买卖去了?
【Winter】:你觉得他做什么买卖?
【观众丙】:卖球衣。

【短片】
退役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徐根宝没有马上被安排工作,而是在家里足足待了一年。关于这一段人生经历,徐根宝至今不愿提起。

【MTV】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是我无限的温柔,每次面对你的时候,不敢看你的双眸,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有多少泪水哀愁……

【徐根宝】:我退役之后就留在国家体委的少体校,我当教练。我第一批的学生就招了高洪波,高洪波,那时候十岁。他家住在北京丰台,那时候到我们国家体委,要倒三辆车,所以高洪波上午上完课,吃完午饭过来练球,坐车要两个多小时,训练完了后,晚上再坐车回去。高洪波家里人经常说,高洪波回到家还没吃个馒头,就睡着了。
后来我看他这么辛苦,1977年,我分到房子了,我就让高洪波跟我住,我做饭给他吃,所以我跟高洪波还有这一段情。
【Winter】:刚才我们猜了徐指导退役之后,第一年都干嘛去了。下面我们再猜一个题目,猜什么呢?就猜徐指导带队拿的第一个冠军是什么冠军?今天现场有很多球迷,看谁能答对?
【观众丁】:是不是当年带国家二队参加全国足球A级联赛时,得的那个冠军,联赛冠军。
【Winter】:这答案是对的。
【观众丁】:虽然是冠军,但是,是没有名次计算的,应该是这样吧。
【徐根宝】:记分,记名的。1989年第一个甲A联赛,参赛的一共八个队。我带领着国家二队拿冠军。
【Winter】:您怎么会带着国家二队去跟地方队一块儿打联赛,这个想法还是您提出来的。
【徐根宝】:就像现在的中国女足一样,不是国家青年队也去参加联赛了嘛。现在是国家足球队集中以后,打联赛,球员都分回去的,那是职业联赛。以前国家队都是集中以后,球员就留在北京了。如果不参加联赛的话,比赛太少,所以我当时写了个报告,我要带队参加甲A联赛,那时候国家体委副主任袁伟民批的,就是同意。这样就让我们的球员有更多的比赛。
【Winter】:地方队就没有意见吗?你们国家队的来跟我们地方队抢。
【徐根宝】:地方队意见很大,但是地方要服从中央。
【Winter】:当时您手下的球员都有哪些?
【徐根宝】:那时候有范志毅。范志毅那时候不是上海队的,是从上海青年队调来的。高洪波是从北京调来的,北京的甲B。黎兵,那是从贵州调来的,还有几个大连的,徐弘。
【Winter】:范志毅、黎兵、徐弘,这些后来都是中国足坛鼎鼎有名的人物,在您手下带的时候,他们多大?
【徐根宝】:小范最早的时候,17岁到我这儿来。
【Winter】:范志毅当时才17岁,也就是跟我们现场很多球迷差不多大,也都是调皮捣蛋的时候。
【徐根宝】:范志毅刚来的时候比较老实。我说范志毅那时候老实,不能说现在不老实,不是这个意思。范志毅当时来的时候,他还是替补,年纪最轻。他比较听话,范志毅违纪,老是跟着其他几个老的队员一起走,经常半夜里跑出去。他们本事挺大的,跑出去以后,我们到处把守着,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回来,已经在床上了。
后来他们当了教练以后,就跟我说,徐教练,你不知道,我们那时候猴子捞月亮,因为我们国家队的宿舍比较高,他们不是从窗户爬,而是从传达室爬。我们住二楼,传达室前面有一个挡雨篷,也是挺高的,两米多高,他们爬下来,然后拉起来,这样吊上来。
【Winter】:因为带着国家二队拿到了很好的成绩,所以在1991年昆明,中国足协决定首次公开竞聘国家足球队主教练的时候,徐根宝是六个候选人之一。我们来看一段当时您竞选的片子。

【短片】
1991年,中国足协组织的这次国家队主教练竞聘,聚集了六位当时国内被认为最优秀的教练,他们是徐根宝、李应发、戚务生、刘国江、王后军、王立仁。可正式竞聘时,李应发、戚务生突然宣布退出,其他人也无意竞选,公开竞聘成为了徐根宝激情演出的独角戏,徐根宝理所当然地正式担任了国家队主教练的职务。这次竞聘,在当年就遭到很多人的质疑,甚至被称作是一场中国足球人自导自演的闹剧。

【Winter】:徐指导当时呢?哎哟,一只苍蝇。
【徐根宝】:在这里,苍蝇拍,有吗?
【Winter】:话筒掉了。
这明天肯定上湖南报纸的头条了,徐根宝脱鞋打苍蝇。
【徐根宝】:那怎么办?没苍蝇拍啊。
【Winter】:咱们都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徐指导,当时戚务生跟李应发摆明了就是退出竞选
【徐根宝】:他们退出来了,他们没有演讲。
【Winter】:还有两个参选的,也没有太大的意思去竞选。
【徐根宝】:刘国江讲了,王后军讲了。戚务生、李应发两个人退出了,还有一个王立仁根本就没参加了。
【Winter】:当时有一种说法,因为到最后他们都退出了,所以有人说您是内定了。
【徐根宝】:内定这个说法也不对。我那时候竞选国家足球队主教练。实际上真正有实力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李应发。李应发那时候,是辽宁队的主教练,李应发的本钱是十个冠军。从国内比赛的成绩,我是不如李应发的,但是国际比赛我比他强。所以我当时有资本跟李应发竞争,我是充满信心的。我也没想到李应发会退出去,因为他当时也是很犹豫的,这是后话了。当时我也做了李应发的工作,因为竞选肯定要做工作。
【Winter】:你做李应发的工作?
【徐根宝】:那当然做他的工作。
【Winter】:他是你的对手。
【徐根宝】:我就跟李应发说,如果你被选上国家队主教练,我祝贺你。如果我被选上,你应该祝贺我。如果我选上的话,你可以当我的助理教练,我给李应发这个条件。
【Winter】:如果他当上主教练,您会不会给他当助理教练?
【徐根宝】:李应发没表态啊。
【Winter】:当选中国国家足球队主教练之后,徐根宝带着国奥队打了一个很好的成绩,也就是您自己说的,人生最得意的一场比赛。
【徐根宝】:1991年9月3日,在北京先农坛。我们当时打奥运会预选赛的亚洲区小组赛,分到和朝鲜一组。朝鲜国奥队是1990年亚运会的亚军。
【Winter】:他们很强。
【徐根宝】:这个队实力肯定是比我们强的。我们到了朝鲜打客场1:1 先输一个球,后来打进他们一个球。后来回北京打主场,我们1:0赢朝鲜队,小组出线。
【Winter】:当时那个球是谁进的?
【徐根宝】:当时是个角球,胡志军罚的,范志毅顶的,顶在门柱上,弹下来,也不太清楚进了没有,但是,从慢动作看是进了。朝鲜队那时候,请了一个前苏联的教练,可能对情况不是很了解。他们这场球,无论从战术,技术都犯了错误。因为朝鲜队打平,净胜球没我们多。结果朝鲜队上半时守,因为你打平也出不了线,这还不攻啊。但朝鲜队不攻,他们守在那儿,等输了球以后,朝鲜队醒过来再攻,那就晚了。
【Winter】:当时吹哨的时候,结束的时候,是不是您最高兴的时候?
【徐根宝】:内心高兴,表面上是很镇静的。我从来都是这样,我不像他们那样,跳起来,蹦起来。拿个国内冠军又怎么了,你又没有冲出亚洲。冲出亚洲,你翻个跟头,到时候人家还理解你,是吧。
【Winter】:其实徐指导执教国家足球队的过程当中,有一次离冲出亚洲只有一步之遥。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足球赛的预选赛,我们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国队对韩国队。当时形势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打平,我们就出线了,我们就能够参加奥运会了。但是那场比赛,开场仅九分钟,我们就被对方掼了三个球,这也就是中国足球史上,很多球迷心中永远的痛,“黑色九分钟”,我们来看一下当时那段片子。

【短片】
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回过头来重新理性地审视这场比赛,发现"黑色九分钟"在不经意间成为了中国足球史上,一个值得一提的重要时刻,正是由于"黑色九分钟"的惨败,中国的足球人开始从观念上,体制上重新审视当时的中国足球。"黑色九分钟"后,中国足球开始尝试着走出闭关自守的圈子,主动地引进国外的先进体制和先进的足球思想,中国足球开始与国际接轨。
然而在当时,徐根宝率领号称"黄金一代"的国奥队,在吉隆坡遭遇"黑色九分钟"这样的惨败,在当时对中国足球充满热切期待的球迷心中,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接受和原谅的。
徐根宝也因此千夫所指,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

【徐根宝】:"黑色九分钟"还鼓掌?
【Winter】:徐指导,"黑色九分钟"这是不是你心中最大的痛?
【徐根宝】:这也许是我的命,不该出线。如果是三分制的话,是肯定出线了,那一年巧了,正好是两分制。我们已经积六分了,而且我们积六分的时候,科威特队积两分,而且他们后面还有两场球,是对卡塔尔队和巴林队。按实力,科威特队不可能赢得这么轻松的,但我没分析到形势这么复杂,卡塔尔队会放它,因为卡塔尔队这时候,已经积六分了,结果造成了三个六分,结果科威特队以净胜球比我们多,上去了。
两个中东的队,不但放球,而且放分。当然最后,还是我们自己不争气。实际上,韩国足球队的教练,当时到了马来西亚,我们还是很友好的。因为我们是打最后一场球,他们说最后我们不打也要出线,我们两家都要出线。韩国队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是提前出线的,就这一年,到最后非要跟我们拼不可。
后来失利以后,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打电话给当时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打了二十分钟。比赛前,当时转播球赛的主持人宋世雄跟我说:“根宝,你们今天晚上可要争口气,小平同志也在看,上一场我们跟科威特队比赛,小平同志看的时候,看了一半,怎么插播晚间新闻了,后来邓办公就跟中央电视台说,下次转播足球赛不能断”。
谁知道不能断,不能断,打得这么臭。所以回来以后,我说了四个字:“有愧国人”。
【Winter】:您现在回过头再来分析,当时那场比赛最大的失误是在哪儿?
【徐根宝】:赛前准备活动,这一场是我亲自带的,这是我从来没有的,也许也是打破常规。有时候平常心反而好。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一场我带,说明我重视,队员也特别兴奋,铲球……,但是队员也许心理压力大,上场前我跟他们说:“你们要争气,今天小平同志在看,你们露露脸”。队员都叫起来,还是很有劲的,并不是说,打比赛前就没信心了。没想到进球这么快,韩国队传一个就进一个,打一脚就进一个,成这样了,打三脚进三个,那我没说的了,最后我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Winter】:我们1:0赢朝鲜队的时候,我们是用的什么战术?双高?
【徐根宝】:没有。当时赢朝鲜队就是这个阵容。
【Winter】:也是这个战术。
【徐根宝】:也是这个战术。但是我忽略了,朝鲜队跟我们打的时候,是俄罗斯教练犯了个错误。韩国队的作风是先声夺人的,但是我还是用了同样跟朝鲜队打的战术。我们用的广州球员多一点,广州球员技术好一些,但是经不起韩国球员冲。他们一上来就冲,这是我在战略战术上的错误。
【Winter】:就是想跟韩国队去拼战术,拼脚法。
【徐根宝】:还是用打朝鲜队这场球的战术,把球控制住。也有别的教练提出先守,但是你不要忘了,有时候我们守了输了以后,有的人说你保守。
后来这是我自己决定的。我好像有一种预感,战胜朝鲜队用这个阵容,要战胜韩国队,也许这个阵容也行,从这样的角度考虑多了。
如果那时候从战术上考虑,先守住再说。难看就难看,先出线再说。
【Winter】:当时打完比赛的时候,开新闻发布会,您跟记者说,希望他们不要太责怪队员,您说责任全在您,因为队员还很年轻。
【徐根宝】:那个时候没有新闻发布会。输了球以后,没有一个记者敢靠近我,包括外国记者。因为我们的队员把球衣脱掉扔在那儿,后来我说,你们把球衣穿起来,我比赛前就跟你们说了,你们还要踢球,责任在我。后来,我主动把记者叫来,我说,输球的责任主要在我。但是我负不起这个责任,你是代表国家的,在大赛当中输了球,没有为国家争光,你负什么责任,最多撤你,有什么用。
那时候我自己心里清楚,队员没责任。现在只有教练下课,哪有队员下课的?所以那时候没出线回来,最后国家队主教练职位也该免去。
【Winter】:当时是有人正式跟您宣布了吗?
【徐根宝】:没有宣布,那时候国家体委采取冷处理办法。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冷处理办法”?冷处理原来就是“把你搁在冰箱里先冻着”。后来请了施拉普纳来了,无形之中,我的主教练就没了。

【MTV】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是我无限的温柔,每次面对你的时候,不敢看你的双眸,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有多少泪水哀愁。
拥抱着你,Oh my baby,你看到我在流泪,是否爱你让我伤悲,让我心碎。拥抱着你,0h my baby,可你知道我无法后退,纵然使我苍白憔悴,伤痕累累……

【Winter】:当时在回国的飞机上,就已经有人骂你们了?
【徐根宝】:我们路过新加坡,坐的是南方航空公司的飞机。我心里想,最好在新加坡过年算了,因为第二天是大年三十。飞机上的人说,你们不要回来过年了,下了飞机,过海关,也有人说,把他们查紧一点。
那时候的信太多太多,电话太多太多了。信是写给我的,写给当时的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的。
也许这件事,赛前大话已经说出去了,“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才导致球迷的反感。
【Winter】:当时他们信里头都说什么?骂你?
【徐根宝】:那时候我看了信,将近一半一半,骂一半,鼓励一半。骂的话都是很难听的,你们跳海去吧,你自杀吧,有寄根绳子的,细绳子,意思是你上吊得了。我们理解球迷,我一直是理解球迷。拼搏拼搏,就是要有这个胆量,尤其这个足球。成功了,可能上天堂,失败了,下地狱,就是这样,所以我从来没责怪过球迷。
"草包"是上海球迷给我取的,我也没责怪他们。输了球了,他们一气之下骂,"根宝,草包" 还押韵。
李富荣到机场接我们的,那时候他是国家体委训练局局长。当时的体委主任伍绍祖,在我们足球队办公室等着我们,我就说,很抱歉。
【Winter】:那您最后过年是在哪儿过的?在北京,还是在上海?
【徐根宝】:过年在北京。过年的时候我只有一个任务,当时所有支持过我的人,我全打电话感谢他们。第二天就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上海著名画家程十发,在《新民晚报》上给你写了封信,送你一套《孙子兵法》的连环画。程十发老人,我从来没跟他接触过。他看球的时候,他家里的一些小孩叫起来了,可能也有骂的。九分钟进三个球,谁不骂呢?肯定叫臭了,对吧。
程十发可能有另外一种想法,给我写了一封信。所以我现在跟程十发老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Winter】:当时给程十发打感谢电话了吗?
【徐根宝】:我不知道他的电话。后来我亲自到上海去感谢程十发,到他家里去感谢。第二天我就飞昆明,去检查。
3月1日,临走之前,程十发给我画了一幅画——“迟开的茶花”。程十发这幅画还是很有涵义的,迟开的茶花。因为3月1日,昆明的茶花已经开过了,早开了。但是程十发认为还能开,迟开。所以我说,我特别感谢你。
【Winter】:因为这“黑色的九分钟”,徐根宝成了国家足球队历史上,最短命的主教练,没有带过一场国家队的训练。也因为这“黑色的九分钟”,他和他的队员们遭尽了国人的骂。也是因为这“黑色的九分钟”,那一年开始,中国足坛流行一个词——"恐韩症"。经历这样的失败,按常理来说,徐根宝可能就会跟他的几个前任一样,逐渐淡出江湖了。但是这个时候,从他的上海老家打来的一个电话,给了他再一次驰骋江湖的机会。那是1994年,中国足球开始了它的职业化历程。看清眼前的,关注背后的,下周同一时间,请您跟芙蓉王一起相约《背后的故事》,继续关注徐根宝的命运。

相关链接
徐根宝简介
徐根宝图辑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 上篇文章:同在蓝天下 用心看台湾
  • 下篇文章:跨越时空的服饰文化之旅——日本京都西阵织行
  •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7
    Copyright © 2000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