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背景 字号    

 

十五年后 张国荣为何还在收获粉丝

上传日期:2018-04-05 作者:BBC驻香港记者

2018年4月1日,香港文华东方酒店紧挨着的一段雪厂街,被划为行人专用区,酒店外排起了长长的人龙,在现场肃穆气氛下的低声细语中,广东话、普通话、日语、韩语交织。

2003年愚人节当日,香港巨星张国荣在此处离开人世。此后的每一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影迷都会前来献花向偶像致意。十五年过去,特意前来悼念的歌/影迷仍然众多,不同语言的花牌堆满了这段路。

来的人当中,有从八十年代起一直追随张国荣、头发灰白的中老年人,也有张国荣过世时仍在襁褓之中的15、6岁少年少女。

时隔十余载,为何张国荣仍在收获来自不同国度的歌/影迷爱戴? BBC中文在文华东方现场,请这些“荣迷”们,讲述张国荣在死后十五年,对香港社会、对华语文化、对亚洲地区仍有着什么意义。

杜可风(《东邪西毒》、《春光乍泄》等多部电影作品的摄影师)

张国荣是我在电影圈最重要的朋友之一。他的勇气,他对自己存在的肯定,到肯定不了的时候,他必须走,这是我们一般人做不了的决定。

他太美了(大笑),太美了,而我是让他更美的一个。我们合作有相同的心态,希望让观众看到他最美、最诚恳的一面,经过我,让观众感觉到。他很美,我想肯定这一点,让观众感觉到他的存在。

他那么勇敢的去肯定他的同性恋(身份)也是很大胆的,在当时的香港社会,在舞台上公开说“这是我爱的人”。

明星代表我们对自己最理想的期待,也是幻想的空间,而他敢站在这个空间当中、在我们眼前、在舞台上,让我们知道有更好的可能性。他不(只)是一个美丽的男人、会唱歌的人、好演员,他是一个明星,永远在我们的天空之上。

张国荣永远存在,在我们心里。

李女士 (44岁,韩国人)

国中三年级,我在韩国的电影院看到《倩女幽魂》。在我小时候,韩国没有这种有风格的艺人。一开始我不懂中文,但他的声音很甜很好听,他长得很帅,他的电影也有意思。很多韩国歌迷都为了他学中文,我也是因为他学的中文,97年也来过香港看他的演唱会。

韩国也有很多偶像,但比上不他,风格完全不一样;韩国没有这种艺人,现在的韩国偶像是做出来的,不太有自己的个性,但张国荣是天生的(艺人)。在韩国还不了解香港的时候,因为张国荣红起来,大家也就都喜欢香港、中文,所以他不只是一个艺人,也是一种文化。

在韩国,即使歌迷不能来港,也经常在韩国办活动。韩国也有很多“后荣迷”(在张国荣死后才认识他的歌/影迷),很多都是看了电影喜欢上的。

他过世后,我每年都来香港两次,生日和4月1日,我觉得这是应该的。他离开的方式,让我觉得我们(歌迷)很对不起他(哽咽),因为他那么难过的时候大家都不了解他,我们应该要保护他才对。

我每次来香港都吓一跳,每次都看到还有这么多歌迷来纪念他。

林小姐 (15岁,香港人)

我生于2002年(张国荣去世前一年)。一两年前,在YouTube无意中看到影片,先喜欢上梅艳芳,也开始留意、钟意张国荣。我觉得他的97演唱会好正,穿着高跟鞋唱〈红〉,雌雄同体,我觉得好型。

在我的同学圈子中,我成日被人笑我喜欢的东西“好老”、“好似阿婆”,但我成日向朋友介绍哥哥和梅艳芳,也影响到一些朋友(笑)。我知道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也有很多张国荣的歌/影迷。

胡先生与男朋友 (25岁,湖南长沙人)

很小的时候就看过《霸王别姬》,到现在还一直重复看,那是我最喜欢的电影,程蝶衣的爱与执着,看一遍哭一遍。我从来没有现场看过他的演唱会,这可能是我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张国荣是我仅有的一个偶像,我以他为荣,也会为我这荣迷的身份感到很自豪。

他的精神是“做自我”。 2000年他演唱会的长发造型受到媒体抨击,但他觉得是美的东西就展现出来,坚持,不是说,世俗的美才是美。现在看,他做出了很多突破,没有人敢去尝试的东西,他尝试了,你觉得他是怎样,他偏偏不是。

作为同志,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因为我们的感情不是能被世俗人接受的……哥哥那种内心强大,给了我精神依托,既然选择了自己觉得正确的路,就要坚强的走下去。

像他跟唐先生的世纪牵手,很勇敢。他带给同志一种正面的力量,让大家知道同志不一定是只有阴暗的一面,也有阳光的、能够被世人所接受的一面,让外界知道,同志的爱情也是值得被尊重的。

余先生/余太太 (超过60岁,澳洲回流香港)

1983年我在澳洲,唐人街的店在播他的唱片,一听到就觉得那把声音好吸引我。张国荣去过两次悉尼登台,我们都有去。

我最钟意97演唱会,同唐唐(张的同性恋人唐鹤德)表白那一次就最靓仔。当时争议好大,但我睇得很enjoy,艺术就是艺术嘛。他长头发一样靓仔,对我来说都一样吸引,是很美的一面。社会觉得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他打破了很多,表现出自己的真诚,不介意外界能否接受,只着重表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不为名誉地位,他份人好真。

但现在听他的歌,​​不知为何我会觉得心痛,有时夜晚都怕听,会觉得心痛、睡不着。

近几年回流香港,每年都来文华,是一种怀念。哀伤的心情慢慢淡了,过了这么久,看到仍有那么多FANS喜欢他,每次来都那么多人,已经变成一份喜悦,为他而骄傲。

据同行者说,这位年逾八十的婆婆每年四月一日都会到场悼念张国荣(上图)

王先生/周先生 (18/19岁,中国大陆)

(王)2014年开始喜欢张国荣,一开始是因为〈风继续吹〉,他是一个接近完美的人。 《霸王别姬》一直是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一直9.5分,没有影片可以取代。

(周)他的歌永远都不落伍,在大陆的荣迷,每年都有增长。我就是2016年才开始喜欢张国荣的。

陈先生 (22岁,四川人)

这是我第一次来香港,特意在四月一日这天过来追悼一下。

大概是六年前认识哥哥,4月1日,看到朋友圈有人发他的照片。 《我》这首歌,陪我走过很多失落的时候,这就是偶像的力量。

哥哥最无可替代的,是他的真实,你能够很真切地感受到他,即使被很多媒体批判,他也是接受自己,不在乎世俗眼光。其实很多年轻一代,就是缺这个敢做自己的勇气。

许多年之后,我再遇到生活上的忐忑,但还是可以听到《我》这首歌,心里对哥哥的尊敬还是会油然而生。可能20年后,我还会回到这里,还会看到,有这么多人也聚在这里。(完)

相关链接&精彩推荐
记者来鸿:蒋介石塑像在台海两岸的不同待遇
47岁单身女星俞飞鸿何以影响中国年轻人婚姻观
香港新时尚:到自助洗衣房看书、喝咖啡、交朋友
在中国东北,5千日本人的墓园牵动历史的新仇旧恨
2018年全球最繁忙国际航线 香港—台北败给了新加坡—吉隆坡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 上篇文章:陈香梅去世:曾游刃于中美台之间的飞虎将军夫人
  • 下篇文章:少奇故里花明楼参观记
  • 建议使用IE10.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8
    Copyright © 2018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