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背景 字号      
Winter拜水都江堰之行实录

上传日期:2009-09-21 作者:王冬

原稿寫于2009.10.16 修改於2014.11.20

今天是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經過昨日時陰時雨的相伴,今日天氣轉晴,根據計畫,今天上午前往都江堰遊覽。

今日前往都江堰,還有一個特殊的意義。都江堰是去年(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中遭受破壞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今年恰逢震後一周年,正好觀察一下一年後都江堰的狀態。非常湊巧的是,著名散文家余秋雨先生也在汶川大地震一年後再拜都江堰。還有一個巧合,今天是臺灣九·二一大地震十周年紀念日,十年前的今天,臺灣南投縣發生了裡氏達7.6級的大地震, 震源深度八千米, 全臺灣島均感受到嚴重搖晃,共持續102秒,是二十世紀末期臺灣最大的地震。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我也前往了臺灣台中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參觀。看來,我真是有點與地震“結緣”了。

我去都江堰之前,早在我讀中學時就從歷史教科書中知道了它是一個偉大的水利工程,由戰國時期秦國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率眾修建的。成都平原之所以能夠如此富饒,被人們稱為“天府之國”,從根本上說,是李冰父子創建都江堰的結果。因此《史記》說:“都江堰建成,使成都平原水旱從人,不知饑懂,時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也。”

三年前,餘秋雨在其流傳甚廣的散文《都江堰》中寫到:“我以為,中國歷史上最激動人心的工程不是長城,而是都江堰。”我很同意余先生的觀點。萬里長城的實際功能歷來並不太大,而且早已廢弛;而都江堰則不同,有了它,旱澇無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國”,每當中華民族有了重大災難,天府之國總是沉著地提供庇護和濡養。有了它,才有歷代賢臣良將的安頓和嚮往,才有唐宋詩人出川入川的千古華章。更重要的一點貢獻是,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才有了一個比較穩定的大後方,取得抗戰的勝利,使得我們偉大的大中華民國躍升為“世界五強”之一。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14時28分,我正在位於上海浦東陸家嘴的匯亞大廈二十九樓的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辦公室專心致志地工作,一個同事突然發現室內封閉的窗戶的窗簾在輕微搖動,頓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見其他同事都奔向消防通道走樓梯下樓。從二十九樓走到一樓還是需要時間的,不過大家下樓的秩序還是井然的。大約三點鐘,大廈斜對面的東園路上都聚滿了人,陸家嘴綠地也全都是人。

後來才知道,四川汶川發生了大地震,由於震級之大,上海等全國各地都有明顯震感。

當年李冰父子的都江堰工程降服了困擾四川多年的水災,如今,都江堰遭受了地震大災,我相信它也能挺過這場災難,戰勝災難!

四川有幸,中國有幸,西元前251年出現過一項毫不惹人注目的任命:李冰任蜀郡守。

據查證史料,這項任命與秦統一中國的宏圖有關。本以為只有把四川作為一個富庶的根據地和出發地,才能從南線問鼎長江流域。然而,這項任命到李冰那裡,卻從一個政治計畫變成了一個生態計畫。

他要做的事,是浚理,是消災,是滋潤,是灌溉。

李冰當然沒有在哪裡學過水利,沒有資料可以說明他作為郡守在其它方面的才能,但因為有過他,中國也就有了一種冰清玉潔的行政綱領。這不禁使我聯想到現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正才,農學博士,據海外媒體報導,孫正才很有可能在中共二十大接替李克強擔任國務院總理,成為中國第六代領導人。李和孫兩人迥然不同,一個是無所專攻的官僚,一個是術業有專攻的未來中國接班人。

此後中國千年官場的慣例,是把一批批傑出學者遴選為無所專攻的官僚,而李冰卻因官場而成為了一名實踐科學家。

他未曾留下什麼生平資料,只留下硬紮紮的水壩一座,讓人們去猜想。人們到這兒一次次納悶:這是誰呢?死於兩千年前,卻明明還在指揮水流。站在江心的崗亭前,“你走這邊,他走那邊”的吆喝聲、勸諭聲、慰撫聲,聲聲入耳。沒有一個人能活得這樣長壽。

都江堰因李冰父子而聞名,都江堰水利工程所在的灌縣也更名為都江堰市,灌縣因灌江得名,1988年5月,經國務院批准撤銷灌縣設立都江堰市。

都江堰市是山水園林城市,擁有國家級森林公園、國家級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區,被評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空氣品質和水質常年保持國家一級水準,獲“天然氧吧”、“長壽之鄉”美譽。都江堰渠首傍城,五條河穿城而過,靈岩山城區矗立,山水城林堰相融,人與自然和諧,都江堰市獲“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迪拜國際改善居住環境良好範例獎”。

都江堰上有一條橫江索橋。橋很高,橋索由麻繩、竹篾編成。跨上去,橋身及猛烈擺動,越猶豫進退,擺動就越大。

在這樣高的地方偷看橋下會神智慌亂,但這是索橋,到處漏空,由不得你不看。一看之下,先是驚嚇,後是驚歎。

都江堰調理自然之水的本事,被近旁的青城山作了哲學總結。

青城山是道教聖地,而道教是唯一在中國土生土長的大宗教。道教汲取了老子和莊子的哲學,把水作為教義的象徵。水,看似柔順無骨,卻能變得氣勢滾滾,波湧浪疊,無比強大;看似無色無味,卻能揮灑出茫茫綠野,碩果累累,萬紫千紅;看似自處低下,卻能蒸騰九霄,為雲為雨,為虹為霞……

看上去,是人在治水;實際上,卻是人領悟了水,順應了水,聽從了水。只有這樣,才能天人合一,無我無私,長生不老。

這便是道,也就是水之道,天之道,生之道。因此,也是李冰之道、都江堰之道。道無所不在,卻在都江堰作了一次集中呈現。

因此,都江堰和青城山相鄰而居,互相映襯,彼此佐證,成了研修中國哲學的最濃縮課堂。

那天下午我帶著都江堰的渾身水氣,在青城山的山路上攀登。山上有一道觀,名為“上清宮”。聽聞國共內戰後期,蔣公中正曾在青城山小住,當時一位道長送給蔣公八個字:“勝不離川,敗不離灣。”現在看來,這八個字驗證了蔣公和中華民國未來之命運,也從側面驗證了餘秋雨所題寫的對聯:“拜水對江堰,問道青城山。”(完)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 上篇文章:同在蓝天下 用心看台湾
  • 下篇文章:站长Winter第二次台湾之行图辑(2016年1月)
  • 建议使用IE10.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7
    Copyright © 2000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