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好朋友毛一玲(Elaine Mao)图辑

时间:2016-05-08

写在五月的母亲节,或许是对小时候最好的纪念。 很早前就想写关于小时候的事,尤其想说每个小时候学艺术的孩子背后都有个伟大的妈。

97年明星回家乡后台与芭蕾舞演员侯宏澜留影。

我是从小时候四岁起开始学习跳舞的,当时我问我妈,为什么让我去跳舞,原因很简单因为想锻炼我的平衡和气质。我那时候并不知道什么叫气质,只是每天白天上课,晚上练功的日子,忙碌得没有时间思考。而时光飞逝的今天,我的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幕是练功房外的父母,无论他们骑自行车还是开车或是走路,孩子在教室内,父母就在外面等,这一等就是7年。无论多长时间,无论刮风下雨,他们心中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们知道这一点一滴的付出,决定着自己孩子的未来,而未来具体是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多年后回想起练功房外父母们期盼的眼神,总是让人动容。

1995年夏天,与儿时好友焦雪在俄罗斯演出完合影。多年后我们还一直有联系,她的先生和我同天生日,也是缘分。

1995年夏天与北京俄语翻译在俄罗斯演出后台合影,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表演的是中国传统民族傣族竹筒舞。

我第一次随团出国,而且一走就是数月,这样的经历让我对外面世界的无所畏惧和勇敢延续到今天,集体的生活锻炼了我的自立,只是从拉脱维亚坐火车到立陶宛的路上,我非常想念回锅肉,而伤心了好一会儿,没办法,吃货的本质是从童年开始体现的,上图是我人生中第一个Home Stay,图中的小女孩叫安格丽,那时我最羡慕的是她为什么有这么多兄弟姐妹,而我家里只有一个,那年我不到9岁。

艺术节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员,我对于左边那些穿白衣服的人的记忆,就两个字“怪物”。从来没见过,奇奇怪怪的,穿个袍子又不是医生,搞笑。后来才知道是像戏剧节一样,他们扮演的人物,只是当时我并不熟悉这样的文化。

表演结束的舞台上,我木纳的拍手,因为累坏了,我需要吃饭。

一个舞蹈团统一的海军服成为了莫斯科街头亮丽的风景线,青一色一般大年龄的小女孩同时出现在街头,现在想想如果是我,也会多回望几下,着实可爱。

吃完早餐后的一天清晨我们到深林里散步,遇到一群巡逻的士兵,大家各种摆Pose合影。途中的加菲猫运动服,是我爸一定让我穿的,说俄罗斯很流行,因为他在的时候看到了很流行,其实我想跟我爸说,时尚是会过季的,你当时看到流行的,说不定我去就算不了什么了,说起我爸。我人生中第一辆车是我爸从莫斯科抗回来的,我的牛仔裙听说他从洋娃娃身上趴下来的,我还有个蓝眼睛的会走路的洋娃娃至今都在我家里,这些所有的一切在今天都变成了弥足珍贵的回忆,而父母们知道,培养一个小孩,他们在创造的就是童年,以后就是回忆。

下一页

相关链接
毛一玲微信公众号刊载本文
下载毛一玲图辑(zip压缩包)

本站大部分资料、文章都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我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E-mail:winter@dragontv.org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6
Copyright © 2016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winter@dragontv.org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