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背景 字号    

繁体

我的二〇一八终点站—厦门行记(下篇)
     
上传日期:2018-11-29 作者:Winter

二〇一八年--对于我的祖国来说,是戊戌变法一百廿周年,是北京夏季奥运会十周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而对于我个人来说,亦具有特别的意义。今年,我去了很多地方,从三月份的香港,五月份泰国,六月份宝岛台湾,到九月份的汉口,十月份嘉兴,再到十一月份的厦门,可谓是我出生以来外出旅行最多的一个年头。二〇一八年--是我第一次乘坐飞机十周年,第一次首都北京之旅十周年,第一次踏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香港之旅五周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国—泰国普吉岛以及第一次汉口和厦门之旅。

--题记

农历十月初十(西元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中午,在这个“双十”的吉日,我乘搭东方航空班机从上海虹桥空港前往东南沿海城市厦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是次厦门之行,是我临时决定的,原本我打算去济南,去亲身感受一下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笔下“济南的冬天”,因厦门友人多次提点之邀,遂今年最后一站厦门三日之旅得以成行。

点击在线收听李叔同作词《送别》

来到厦门,怎么能不去风景如画的鼓浪屿岛呢?就如同到北京不去长城一般。因厦门友人事先帮我预订好鼓浪屿的船票,十一月十九日上午九点五十分我顺利抵达了鼓岛。

没来厦门之前,就听闻鼓浪屿景色秀丽,身边的朋友和同事都曾去过。是次亲身经历入岛一游,果然名不虚传。我在《厦门行记(上篇)》中提到中英《南京条约》开启了厦门,厦门成为了五个通商口岸之一。认识和了解鼓浪屿这座美丽的小岛也要从那个时候说起。

一八四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清道光二十二年的正月十五日),美国人雅裨理搭乘英国海军军舰抵达鼓浪屿。这位手捧《圣经》踏浪而来的美国归正教会传教士,是鸦片战争后第一位来华的传教士。一个鸡犬相闻的渔耕聚落,从此与世界有了脱不了的关系。就像一个村姑冷不丁地撞上一个“贵人”,从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在大清王朝遭遇“自古未有之变局”的大环境下,很戏剧化地成为西风东进之窗。

岛上居民的多样性和兼容性,不同文化交流碰撞所孕育出的具有教会色彩的西方文化,具有南洋色彩的华侨文化和具有闽南色彩的本土文化结合的多元文化;中西合璧的教育思想所培育出的早期睁眼看世界的普通公民和走向世界的卓越人才;以钢琴为代表的西方音乐和融欧洲、南洋、闽南为一体的折衷主义建筑所构建的文化风貌;国际居住区的人文背景所衍生出的较早的公民意识与法律意识;公共地界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工部局与会审公堂所形成的民主与契约的公共管理模式等。

鼓浪屿岛上著名的景点之一就是日光岩游览区了。俗语说:“不登日光岩,不算到厦门。”日光岩,又称龙头山,是鼓浪屿的最高峰。日光岩顶部有一直径四十多米的巨石凌空屹立,浑然天成,为厦门的象征。登峰俯瞰,厦鼓风光一览无遗。民族英雄收复台湾时,曾屯兵于此,现尚存水操台、龙头山寨门等古迹。山上历代摩崖题刻甚多,每一个摩崖题刻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故事与传说。

中午时分,我花了50元购买了门票,进入了日光岩景区游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角高高翘起、如鲲鹏展翅的日光岩寺的大门楼,“日光岩寺”为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题写,我的中学母校校名也是他题写的。门两旁的对联分别是“日光普照三千界,岩势高凌尺五天”、“善入音声海,坚住菩提心”。

日光岩寺,以前叫莲花庵,依山傍海,风光独好;别致精微,清静素雅;香烟缭绕,日光普照,是个闭关修行的好地方。我们熟知的弘一法师李叔同先生曾于民国二十五年(西元一九三六年)农历五月至十二月在此闭关八月之久。

进入日光岩寺,远远看见日光岩寺后巨岩上,有着三幅巨大的摩崖石刻。这三幅摩崖石刻最上方的四字横书“天风海涛”是民国四年(西元一九一五年)福建巡按使(派官巡按天下风俗黜陟官吏,类似于“省长”。)许世英题刻的,其下还有两行大字题刻“鼓浪洞天”、“鹭江第一”。其中“鹭江第一”是清道光进士林铖所写,而另一幅“鼓浪洞天”,这是三幅摩崖石刻中年代最早的,由明朝万历元年(西元一五七三年)泉州府同知(知府的副职,正五品)丁一中所写的,距今400多年了。这三幅崖刻形象地概括了日光岩的风光。

三幅摩崖石刻下方左侧,也就是日光岩寺西侧则是弘一大师纪念园。弘一大师,名文涛,字书同,祖籍浙江平湖,一八八〇年生于天津富贵之家,中国近代三大高僧之一。他天赋异秉,天资聪慧,凡有所为,无不极致。他通音律,善诗词,善绘画,爱戏剧,曾亲自上台表演《茶花女》,轰动津沪。今天仍不绝于耳的歌曲《送别》就是弘一大师出家之前的填词杰作,曾被定居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我的已故忘年交王恩禧老师的友人林海音女士的电影《城南旧事》选作主题曲。弘一大师还是西洋音乐和油画在中国的最早传播者之一。

如此才华横溢、风姿卓绝的风流公子却于一九一八年八月在杭州虎跑寺削发,九月受戒,成为后来为无数僧众敬仰的弘一法师。

据说,弘一法师本打算在日光岩寺闭关三年的,可为什么只住了半年呢?据陪法师同去的高文显回忆,是因法师嫌环境太吵。小木屋下厨子的说话声,早晨的洗菜声、炒菜声都“吵”得法师心烦。更令法师难以忍受的是,隔壁冒出来的浓烟使“法师蒙熏”,连白天也不能好好地用心治学。看来虽入定,也难耐俗世之喧嚣。民国二十五年(西元一九三六年)农历十二月初六日,法师移居南普陀寺。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弘一法师的短暂闭关,让日光岩寺的游客都可以沾点佛缘并广结善缘。大师果真仙灵!就在日光岩寺上方的龙头山寨遗址处,我再次遇见了昨日(十一月十八日)在集美学村参观陈嘉庚纪念馆时相识的来自东北哈尔滨的巩先生宋女士夫妇。与这对夫妇昨日相识时,总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因为六年前我曾去过冰城哈尔滨,东北人非常热情,他们还邀请我有时间再次去哈尔滨作客。

日光岩寺范围不大,两旁附有长廊庑榭、罗汉殿等,流光溢彩,鲜明靓丽。大雄宝殿、弥陀殿对合而设是全国唯一的。佛殿飞檐翘角,垂柱花篮,斗拱彩绘,琉璃映辉,一尘不染,宛如一块晶莹的璞玉镶嵌在巨石绿树丛中,琉璃歇山顶点缀在欧陆建筑的楼群里,中西文化交相辉映,颇显中华古建筑的风采,吸引无数观光者。(完)

作者写于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

相关链接
下载本文打印版(简体版PDF格式)
下载本文打印版(繁体版PDF格式)
我的二〇一八终点站—厦门行记(上篇)
“古早味”—臺灣心跳聲(智慧城市网转载)
古早(百度百科)
厦门之行图辑
厦门大学图辑
古早味,台湾味(豆瓣)
记忆中的老味道,古早味美食
厦门大学官网
泉州古早味:漂洋过海的乡愁

推荐文章
我的《小城故事》----台湾苗栗三义行
台湾桃园大溪经国纪念馆参观记
台湾眷村的前世今生--马祖新村眷村文创园区参观记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 上篇文章:同在蓝天下 用心看台湾
  • 下篇文章:香港入境事务处关于在香港转机的电邮回复
  • 建议使用IE10.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8
    Copyright © 2000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