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背景 字号    

繁体

《京口三弄》之北固山篇
     
上传日期:2019-01-23 作者:Winter

记得小时候,每当家里的醋或酱油用尽时,爸爸就会把空瓶子和零钱给我,叫我去家附近的小店将空瓶打满。随着社会的发展,醋和酱油经工厂进行专业化生产和包装在商店里皆可买到。为众人所熟知的就是闻名的镇江陈醋了,从童年时代拿着空瓶子去小店打醋或酱油,到长大后闻悉了镇江陈醋,我一直对镇江这座城市充满好奇感,想着未来某一天能够去那儿看看。

--题记

选择镇江,不光是出于童年时代的好奇感,渴望能够寻觅一些历史的蛛丝马迹,来重温历史,感受历史,体味历史,以此温暖自己的人文情怀。在二〇一九年深冬之际,我开启了童年时代的梦想--镇江之行。

元月十八日晚,我从上海火车站乘搭7068次复兴号列车前往镇江。坐在舒适的车厢内,闭目遐想,脑中就像播放映画一样就把与镇江有关的诗人和名人和诗词从书中拈了出来,仿佛在温习历代诗人的京口情结,与他们一起对话京口。说到镇江名人,值得一提的是王扶林,王老师是我国四大古典名著的电视剧《三国演义》和《红楼梦》的导演,有着“中国第一导演”之称。

京口是镇江的古称,最早名之为“宜”,是西元3,000年前周康王封给宜侯之领地,春秋时期称“朱方”,后曾用谷阳、丹徒、京口、润州等名称。北宋建镇江府,始称镇江。

镇江最著名的景点是“三山一渡”“三山”指的是金山、焦山和北固山,“一渡”是指镇江文脉的所在--西津渡古街。

次日(元月十九日)一早,我的第一站游览了北固山景区,下午参观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的故居和纪念馆,傍晚游览了西津渡;第二天(元月二十日)的行程是焦山和金山。因此,我的《京口三弄》分为北固山篇、赛珍珠故居篇和白蛇传奇金山篇。

京口,自古以来就容易发酵缠绵的诗情。

唐朝诗仙李白来过这里。

他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后,游历吴越,站到“江之尾”的京口,不禁感慨万端,“横江西望阻西秦,楚水东流扬子津”(《横江词六首》,原句为“汉水东连扬子津”),那一条浩浩长江,无疑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不过,在他看来,长江天险阻隔的不是他和“江之头”的故乡——蜀地的青莲乡,而是都城长安,“白浪如山哪可渡,狂风愁杀峭帆人”,看似浪漫的诗句里,蕴含着不尽的无奈与悲凉。

因为,在他的灵魂深处,郁结着政治理想无法实现的愤懑,还有被远远地抛到政治漩涡之外的沉重叹息,这些情感填满胸臆一触即发,“长安不见使人愁”(《登金陵凤凰台》)就是发自肺腑的感喟。

北宋宰相王安石来过这里。

北宋时期的初春月夜,王安石《泊船瓜州》(原诗: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任思绪飞扬,在他看来,江南的京口与江北的瓜州渡口,仅有“一水”之隔,与百公里之外的钟山,也不过“只隔数重山”而已,遥望临川故里,竟不知归期几何,其与晚唐诗人李商隐的“君问归期未有期”的心境异曲同工。

于是,江南的皎皎明月和江上的缕缕烟雾,渐渐氤氲成丝丝乡愁,在心头弥漫,扩散,袅袅升腾,“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抒发的正是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尽乡愁,不然,诗人何以离乡未远,就叩问明月何时才能重返故乡呢?更何况,这位“十一世纪的改革家”已年过半百,因推行新法而被两次罢相,对政治早已心灰意冷。不过,伤感归伤感,这个“绿”字的推敲的确堪称经典,它照亮了宋代诗坛,也照亮了中国诗歌。如今,我们的国家已经改革开放四十年了,迈入了伟大复兴的新时代,不知王宰相看到今天的场景作何感想呢?

我暗暗思忖,一个是盛唐诗人李白,人在千里之外,灵魂所系不在故乡,却在皇都;一个是大宋宰相王安石,离乡未久竟思乡若渴。两位诗人的情感看似不同,实则如出一辙。因为,在滔滔历史长河中,任何一位士子,不管生逢盛世还是惨遭乱世,都会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自己的社会理想,他们,双肩担当着兼济天下的历史使命,内心,充盈着普度苍生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哪怕他们的肩膀无比柔弱,哪怕他们的身躯无比羸弱。可是,一旦报国无门,就会失去所有的人生追求,宁愿独善其身回归田园与菊为友,抑或浪迹天涯与云相伴。

除了李白、王安石,在京口徘徊挣扎的还有“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王昌龄和“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不过,一想起京口,在我心头挥之不去的还是宋代文人将军抑或爱国词人辛弃疾,还有,雄踞江滨的北固山。

因此我的京口之旅第一站就是北固山,急切地寻访历史的踪迹。

花了三十元人民币,买了门票,踏上了北固山。

路旁绿树成荫,踩着青砖一路逶迤而上,没走多远,“吴横江将军鲁肃之墓”赫然跳入我们的视线。

鲁肃墓坐落在几十级石阶之上,石砌穹顶坟墓,简单肃穆,暗示墓主人的质朴和内敛。周围树木葱茏,异常清幽,台阶之上,杂草丛生,顽强而倔强,愈发增添了墓地的荒凉。墓地两侧的石栏,点缀着斑斑驳驳的青苔,透出历史的沧桑。参天绿树筛下星星点点的树影,在风中跳跃,过了一会儿,风歇了,翩然起舞的倩影就被印在墓地背后的石壁上,仿佛在与落寞的英雄静静地私语。站在石台之上,身后是沉寂的墓地,对面是喧闹的公路,自己仿佛置身于历史的时空隧道。

走下石阶,重返青砖小路,顺势而上,十多分钟后,来到了龙梗。

龙梗平且宽,两旁的沟壑,被挺拔的大树和浓密的灌木填得满满当当,迎着冬日寒风,继续北上,经一座唐代铁塔,看到右侧砖墙镶嵌着一块条石,上面镌刻着“天下第一江山”六个雄浑的大字,非常醒目。据说,三国时,刘备来甘露寺招亲,看到北固山雄峙江滨,水天开阔,风景壮美,不禁赞叹道:“此乃天下第一江山也!”故有此说。

拐向石刻对面的小路,果见甘露寺。

相传,当年刘备夫人死后,周瑜想以孙权之妹孙尚香为饵,诱骗刘备到京口,趁机幽囚他以便夺回荆州,哪知诸葛亮将计就计,促使吴国太到甘露寺相亲,结果弄假成真,上演了龙凤呈祥的喜剧,这就是“刘备借荆州有借不还”,东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典故出处。时隔千年,甘露寺内香火已不似从前,倒是栩栩如生的蜡像再现了刘备招亲的场景。走出大殿,眼前仿佛还在上演“钟鼓乐之”的喜庆盛典。

甘露寺北面就是有名的北固亭,又名祭江亭。相传孙尚香获悉刘备命归白帝城之后,西望遥哭,在此祭夫君,祭江月,最后投江殉情。我一直困惑,不知是刘备意外收获一个痴情女呢,还是孙尚香中计误陷情网呢?

我一遍一遍地阅读着北固山,在北固山苦苦寻觅着历史:当年孙刘逞强赛马的溜马涧还在,只是听不到两匹战马响彻山谷的嘶鸣;试剑石还在,只是听不到当年孙刘拔剑劈石发出的心照不宣的誓言;宋人的神鸦社鼓荡然无存,只能从《宋史》和稼轩词中找到些许痕迹。北魏拓跋氏一路南侵的铁蹄,早已被历史的滚滚烟尘湮没,佛狸祠了无踪迹,祠堂的香火更是无从寻觅。

倚着北固亭北面的垛口,极目远眺,往日的“满眼风光北固楼”,一望无际的长江也因今日雾霾天而无法尽收眼底。而三国的战旗,金人的战火,宋人的烽烟早已全部归还给了历史,辛弃疾无路请缨的忧愤,文天祥“不指南方誓不休”的坚韧,也统统归还给了历史,天下归于沉寂,真所谓:“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扬子江很平静,平静得让人难以想象,江中没有浪花,江上不见帆船,只有岸边的水草,在深冬的寒风中,摇曳成满腔的孤独,似乎在诉说着沉重的往昔。

我静静地回味着尘封的历史——群雄逐鹿的三国,狼烟遍地的南北朝,满目疮痍的南宋,还有无数文人墨客,才子佳人,英雄豪杰。

悠悠长江水,无数英雄泪,无数美人泪……

真不知何人来慰千古美人,何人来搵英雄泪。(完)

作者写于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晚

相关链接
《京口三弄》之赛珍珠故居篇
镇江之行图辑
镇江梦溪园(携程网)
镇江简介(百度百科)
北固山简介(百度百科)
《纪梦游甘露寺(寺在京口北固山上)》
【镇江·京口三山】——北固山怀古
金山网(镇江门户网)
北固山:京口第一山
京口北固山怀古(豆瓣)
金山寺简介(携程网)
镇江一日游攻略(百度经验)
京口北固山怀古
【镇江·京口三山】——佛光耀金山
“古早味”—臺灣心跳聲(智慧城市网转载)

推荐文章
我的《小城故事》----台湾苗栗三义行
台湾桃园大溪经国纪念馆参观记
台湾眷村的前世今生--马祖新村眷村文创园区参观记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 上篇文章:同在蓝天下 用心看台湾
  • 下篇文章:香港入境事务处关于在香港转机的电邮回复
  • 建议使用IE10.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9
    Copyright © 2000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