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千年等一回之武汉初印象
2018年09月27日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这是唐代诗人李白所写的《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此诗中的“江城”,就是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也是因此诗武汉自古称为“江城”。

--题记

自二〇一五年西安、二〇一七年长沙之旅后,今年九月二十日晚我踏上了开往湖北武昌的卧铺列车开启我的江城三日之行。至此,李白诗中所提及的三座城市我都留下了印迹。

九月二十一日早晨六时四十分,列车抵达了武昌火车站,回忆十年前(二〇〇八年)的今天,我正在西部省份四川省的都江堰和青城山旅行。今日开启中部湖北省的武汉三日之旅。武汉--是我成年以来继成都、杭州、南京、哈尔滨、台北、西安、南昌、合肥、长沙之后到访的中国第十个省会城市。

早晨的武昌,秋风习习,从武昌火车站到我所预订的汉口火车站附近的旅馆虽有地铁,但为了观赏武汉市容市貌,特地乘坐10路公交车前往旅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抵达了汉口火车站。

之所以此时选择来武汉,不光是旅游,另一个原因是,目前定居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我的已故忘年交王恩禧老师的追思会告别仪式将在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半(墨尔本时间)在墨尔本斯普林韦尔墓园博伊德教堂举行,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随着国民政府在内战中失利,王老师随同家人从汉口前往台湾。在王老师离开大陆的城市汉口,我将和墨尔本同步,为王老师做追思礼拜告别,我想也具有特别的意义吧。

我的三天武汉之旅行程是这样安排的:第一天临近中午,出发前往武汉大学,下午游览高山流水觅知音的古琴台;第二天上午游览东湖磨山景区和武昌起义纪念馆,下午登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和新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漫步户部巷和参观中共五大纪念馆;第三天登有“楚天第一名楼”之称的晴川阁、拜有“汉西一境”之称的归元禅寺和黎元洪题写匾名的古德寺及游览有“活的武汉近代史书”之称的昙华林。

武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世界第三大河黄金水道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横贯市境中央,将中心城区一分为三,形成武昌、汉口、汉阳三镇隔江鼎立的格局,是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中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二〇一七年十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武汉“设计之都”称号。

春秋战国以来,武汉地区一直是中国中南部的军事和商业重镇。清朝中后期,武汉经济发达,是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国际大都市,洋务运动促进了武汉工业兴起和经济发展,使其成为近代中国重要的经济中心,被誉为"东方芝加哥"。

武汉亦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发祥地,一九一一年爆发的武昌起义作为辛亥革命的开端,推翻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为亚洲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的建立,具有重要历史意义。

民国十五年(西元一九二六年),国民政府决定将武汉三镇合并为京兆区,并将其设为中国的第一个“直辖市”—汉口特别市,是中华民国行政院直辖的十二个直辖市之一。次年,国民政府和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及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也搬到武汉,武汉随即成为第一次国共合作的焦点所在。汪精卫主政下的武汉国民政府发动七·一五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在汉口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八·七会议,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方针。抗日战争初期,国民政府在内迁伊始将武汉定为临时陪都,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焦点城市之一。

说起抗日战争时期的武汉,不能不说起珞珈山,说起珞珈山,就必然要说起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大学”—武汉大学。我的第一站就是“武大”。通过地铁换乘摩拜单车的方式我抵达了位于武昌珞珈山的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的前身是一八九三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创立的两湖书院和自强学堂。北洋政府时期,成立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后更名为国立武昌师范大学、国立武昌大学,后又与湖北五所大学合并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

民国十七年(西元一九二八年),南京国民政府以原国立武昌中山大学为基础,改建国立武汉大学。法学家、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王世杰成为国立武汉大学首位正式校长。民国二十六年(西元一九三七年),国立武汉大学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和国立浙江大学统一进行招生考试,这五所学校被民间称为“民国五大名校”。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成为国民政府领导武汉会战的军事指挥中枢。当我沿环山路漫步至珞珈山半山腰时,发现一栋叫“半山庐”的老建筑,绿树环抱,幽雅怡人。这栋两层高、三栋小楼组成的建筑看上去非常低调:整体呈灰白色,高七米左右,由两个阳台将三栋两层的楼房连接而成,中间一楼伸出一个装饰性屋檐为入口,八个屋檐毫无装饰讲究,只用白色的漆粉刷一遍。整栋小楼皆青砖黑瓦,几乎掩映在珞珈山的苍秀山势中。

民国二十七年(西元一九三八年)春夏,蒋中正从江西来到珞珈山,他和宋美龄下榻在此调度指挥全国抗日战场、操控内迁、规划后方大西南的交通建设等。蒋中正的侍从室主任陈布雷和侍从室随员,也在此居住办公。

半山庐下面的工学院(现行政大楼),是军事委员会办公的地方;老斋舍,则是军事委员会军官训练团的宿舍。值得庆幸的是,每次日本军机的航路都经过珞珈山上空从未进行过轰炸,武汉沦陷后,日军将珞珈山校园辟为其中原司令部,“本亲善之旨,以资保全原貌”,因此珞珈山校舍才极为难得的整体保存至今。

另一栋知名的老建筑“十八栋”,我询问了校园内一名学生,他说他在武大上学已经三年了,却没听说过“十八栋”在校园内何处,很遗憾,后来我也没找寻到它。据了解,在“武汉抗战”期间,为携手共谋抗日大计,蒋中正和宋美龄曾寓居半山庐,周恩来和邓颖超曾下榻“十八栋”。据周恩来的秘书童小鹏回忆:“那时周恩来和蒋介石都住在武汉大学珞珈山上,经常会在散步时遇到。”遥想当年,不知二人所谈内容为何,是否有针锋相对和相谈甚欢的时刻。(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漫 走 武 汉 图 辑
武 汉 昙 华 林 印 象 图 辑
广 结 善 缘 长 沙 行 之 天 心 阁 篇
小城故事--万缕千丝的历史裂痕与友谊
非本网站内容冬网概不负责

 

未经本站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作品

发表意见/查看评论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X768以上分辨率进行浏览。

版权所有 冬网 1999-2018
Copyright © 2000 Win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更新时间: